医学人文

完善肝病研究队列,促进亚太地区发展---访2017APASL大会主席、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委侯金林教授

作者:杨力实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日期:2016-05-16
导读

         在今年2月20~24日召开的亚太肝病研究学会(APASL)年会上,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侯金林教授从日本横须贺(Yokosuka)教授手中接过APASL会旗,正式担任2017APASL大会主席。为提前了解将在中国举办的2017APASL年会亮点以及亚太地区肝脏病学发展方向,本报记者专访侯金林教授,内容如下。

关键字:  肝病 | 研究队列 |  

        在今年2月20~24日召开的亚太肝病研究学会(APASL)年会上,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主任委员、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侯金林教授从日本横须贺(Yokosuka)教授手中接过APASL会旗,正式担任2017APASL大会主席。为提前了解将在中国举办的2017APASL年会亮点以及亚太地区肝脏病学发展方向,本报记者专访侯金林教授,内容如下。

侯金林 教授

        01《论坛报》:首先祝贺您荣任2017APASL年会主席。请您简要介绍一下APASL整体情况,包括创建历史、发展特点和组织构架等。

        侯金林教授:APASL是1978年创建于新加坡,目前会员已从最初的不到100人发展至3000余人。其总部(CentralOffice)设在日本东京,组织结构为1名主席和两个委员会,一个是执行委员会(EC),12个人;另一个为指导委员会(SteerCommittee),多由既往APASL主席组成,印度萨林教授为现任指导委员会主席。

        由于APASL各成员国之间距离遥远,文化差异大,且发展不平衡,其管理较欧洲肝病研究学会(EASL)和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ASLD)难度大许多。

        中国自从2009年贾继东教授担任APASL主席后,在学会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这与我国研究水准提高和组织能力较强有关。

        02《论坛报》:作为新一届APASL主席,您如何规划学会的工作,也请您介绍一下2017将在中国召开的APASL年会亮点。

        侯金林教授:APASL是全球第三大影响力的肝病研究团体,且发展势头很好。每年召开一次年会和3~4个专题讨论会。由于肝病是亚太地区的重要疾病,如世界绝大多数肝癌在亚洲地区,因此学会希望整体推进乙肝、丙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和肿瘤的研究进展,并改善各成员国与肝病相关的公共卫生建设。

        同时,学会还希望整个为亚洲地区培养后备人才,每年均设立旅行奖学金,由APASL选出两名候选医生去接受培训,培训时间约为2年。

        明年APASL年会将于2月16~19日在中国上海举行,这是第二次在中国举行。大会内容设置不仅保留既往会议设置,还将针对继续教育部分与AASLD、EASL分别召开联合论坛,讨论中国肝病医生关注的热点,包括临床研究的设计、队列建设、样本标准化等,以及如何跟国际交流、开展研究前期的三方评估等内容。

        大会还将关注新的肝脏病学发展动态和趋势,就丙肝肝硬化的临床处理,乙肝治愈的药物研发、如何提高慢性乙肝(CHB)疗效和治愈率、肝癌精准医疗等领域展开专题研讨。

        今年在东京召开的APASL年会参会人数为3800余人,估计明年参会人员将超过5000人。我希望,肝病科及其交叉学科的医生,包括消化科、糖尿病代谢科、肿瘤科、基础领域以及社区的医生能够积极参会。

        03《论坛报》:针对亚太地区的肝病负担,您有哪些建议?

        侯金林教授:目前亚太地区肝病负担很重,除了乙肝(全世界2/3乙肝患者集中在亚太地区)和丙肝,还有NAFLD。

        由于我国乙肝疫苗防控工作十分出色,极大减低了乙肝发病率。但随着亚太地区经济发展,NAFLD发病率在逐年升高,比如,北京NAFLD发病率为44%。但目前有关NAFLD的发病机制研究和流行病学调查数据还比较少,且尚无疗效较好的药物。

        除澳大利亚、新加坡和日本等医疗条件比较好的国家外,亚太地区有些国家的药物可及性和公共卫生建设都比较差。因此,从整体上看,减轻亚太地区肝脏疾病负担,需要改善各国和地区公共卫生建设和药物治疗的可及性。比如,提高部分亚洲国家乙肝疫苗覆盖率,加快一些国家及地区治疗慢性丙肝的口服直接抗病毒药物的上市等。

        04《论坛报》:根据当前形势,中国肝病领域研究者应如何把握机会,取得进一步发展?

        侯金林教授:近年来,我国肝病研究水平进展非常快,一方面体现在发表文章数量和学术水平,另一方面体现为专家在国际交流中的地位。

        例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肝脏病学》(Hepatology)杂志每年仅有1篇中国文章发表,而目前该杂志30%文章来自中国。再如,2016APASL(日本东京)年会上,中国壁报发表数量、口头报告数量居各成员国之最,仅北京大学医学院鲁凤民团队就有8项成果被大会收录,我们团队也有7项成果被收录,这充分说明中国肝病研究已得到国际广泛认可。

        我认为,这主要得益于国家研究投入增多,以及海外回国专家的共同推动。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项目支撑下,中国已经开始建立肝病临床研究网络,并针对网络制订了许多基本的临床研究管理方法、临床队列建设、生物样本库建设以及精准医疗个体化治疗方案等。例如,基于慢性乙肝临床研究队列,我们就提出了新的个体化治疗方案,并发表一系列文章;基于生物样本库和队列建设,也发表了一系列转化医学研究成果。

        因此,针对中国整体的肝病研究,我们有四个梦想:希望母婴零传播[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目标为:2030年将母婴乙肝传播率在现有基础上减少80%]、消除肝炎特别是治愈乙肝、逆转肝硬化和减少肝癌发生。

        我觉得,形成肝病研究网络、共享资源平台(包括患者队列、临床数据库、生物样本库)、加强基础医生的培训对于上述四个梦想的实现至关重要。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