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首个人体基因改造疗法正式启动

作者:佚名 来源:学术经纬 日期:2017-11-21
导读

         布莱恩·马度(Brian Madeux)今年44岁。除了身材比普通人要矮小不少外,这名中年男子并没有什么容易引人关注的地方。

        布莱恩·马度(Brian Madeux)今年44岁。除了身材比普通人要矮小不少外,这名中年男子并没有什么容易引人关注的地方。

        今天,布莱恩成为了全世界的关注焦点:他是人类历史上首名接受基因改造疗法的人。

        “成为首名(接受基因改造疗法的)患者,我感到诚惶诚恐,”布莱恩说:“我愿意接受这个风险。希望它能帮助到我,也帮助到其他病人。”

        布莱恩所患的是一种叫做亨特综合征(Hunter syndrome)的罕见病。在全世界范围内,像他一样的患者不足一万人。这些患者缺乏一种叫做IDS的酶。于是,原本应被降解掉的有毒代谢产物在细胞内不断累积,给心脏、骨骼、大脑等器官带来毁灭性的影响。

        许多患者会在成年前离开这个世界。从这个角度看,44岁的布莱恩简直是个奇迹。

        但这并不能改变布莱恩也是患者的事实。多年的疾病让他的身体残破不堪。得病以来,他已经接受了26次手术,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去年,由于支气管炎和肺炎,他差点溺死在自己的呼吸道分泌物里。

        他不想再过这样的人生了。此时,一家名为Sangamo Therapeutics的加州生物技术公司进入了他的生活。医生说,这家公司正在开发几款基因疗法,其中一款针对的恰好是亨特综合征。

        “我这辈子都在等待这个时刻。”布莱恩躺在病床上说。

        - - - - - - - - - - - - - - - - -

        说到基因疗法,许多人都不会感到陌生。今年8月,美国FDA批准了第一款基因疗法:科学家们能把癌症患者体内的免疫T细胞分离出来,进行基因改造,让它们能识别癌细胞,并发起攻击。最早接受这种疗法的一名小女孩,已经5年无癌。

        就在上周,顶尖学术期刊《自然》上也刊登了一项研究。医生们用基因疗法,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里,为一名罕见病儿童修复了全身80%的皮肤,硬是从死亡线上把他拉了回来。

        然而,布莱恩要接受的基因疗法截然不同。之前的这些疗法,都是从患者身体上分离细胞,在实验室里进行基因编辑,再把这些细胞应用到患者身上。

        Sangamo的基因疗法,要在患者体内直接对基因组进行编辑。

        “我们切开你的DNA,打开一个口子,插入一条(正常的)基因,再把它缝起来。你看不见修补的痕迹,” Sangam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andy Macrae博士说道:“它会成为你DNA的一部分,陪伴你终身。”

        这种方法有望能一劳永逸地根治亨特综合征。在基因疗法诞生前,患者只能每周接受一次酶替代疗法,从静脉输入体内缺失的IDS酶。每年,酶替代疗法的开销在10万-40万美元不等。而且,静脉输注的酶无法突破血脑屏障,因此无法预防大脑损伤。

        - - - - - - - - - - - - - - - - -

        本周一,布莱恩来到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Benioff儿童医院。在那里,护士用棉球擦了擦他的上臂,然后将针头插进了他的静脉。布莱恩对这个过程很熟悉。看起来,这个过程与酶替代疗法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顺着针头进入布莱恩体内的,不是成熟的IDS酶,而是功能正常的IDS基因,以及能够在固定位置切开布莱恩DNA的基因改造工具。这些分子的数量以10亿计。

        该疗法使用的并非目前火热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手段,而是更为精准的锌指核酸酶(ZFN)技术。利用一种特殊的病毒,研究人员们将正常的IDS基因与ZFN改造工具运进了肝细胞内。然后,ZFN会在基因组的特定位置切开一个口子,正常的IDS基因能无缝“粘贴”进去。

        布莱恩的基因组将就此不一样。44年来,他的肝细胞将首次有能力合成健全的IDS酶。

        研究人员们说,只要有1%的肝细胞能够被基因改造,产生的酶就足以控制病情。

        “这项技术的安全性有多好?我们正在观察,”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基因疗法先驱Carl June教授说道。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但他认为先前的安全性测试结果很棒。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安全性的担忧是完全有必要的。和任何治疗方法一样,基因疗法也有自己的独特风险。

        “基因疗法就是在小心翼翼地利用自然。”Scripps转化科学研究所的知名科学家Eric Topol教授说。他认为,限于目前人类的认知,我们永远也无法100%地确认风险。

        在基因疗法的研发早期,作为载体的病毒往往会引起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1999年,一名18岁的少年Jesse Gelsinger因此去世,一度让基因疗法领域陷入停滞。

        另外,人们也担心基因会不听指挥,插入到基因组的其他部位。几年前,正是基因的异常插入让几名患儿体内的癌症基因得到激活。在接受了基因疗法后,他们得上了白血病。

        作为一种永久改变基因组的疗法,布莱恩一旦选择接受治疗,就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幸好,我们现在对基因疗法有了更好的理解和控制。布莱恩接受的病毒载体非常安全,ZFN对基因组的编辑也很精准,理论上的脱靶风险很低。为了进一步增加安全性,研究人员将这套基因改造系统的作用范围限定在了肝脏。因此,它不会对其他器官或是生殖细胞进行改造。

        “当你随机插入DNA时,有时会得到好的结果,有时不会得到任何结果,有时结果甚至会对人体有害,”斯坦福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Hank Greely教授说道:“基因编辑的优势在于,你能把基因放到任何你想要的位置里。”

        “目前来看,没有证据表明这项疗法会变得危险。现在还没到要担心害怕的时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Howard Kaufman教授说道。先前,正是他所在的顾问小组批准了这些试验。

        布莱恩静静等待着基因疗法的结果。一个月内,他就会知道基因疗法是不是起效。而对于疗效和安全性的最终评估,则会在3个月内进行。

        - - - - - - - - - - - - - - - - -

        基因疗法无法逆转布莱恩身体已有的损伤。但一旦见效,它就有望让布莱恩避免身体的进一步受损。

        不远处的光亮让布莱恩重新畅想起生活。多年以前,布莱恩是一名烧得一手好菜的厨师,他的饭店招待过不少明星。他也热爱骑马,享受在田野中驰骋的感觉。如今,病魔夺去了他的爱好,而基因疗法有望让他拿回属于自己的生活。

        回归健康后,布莱恩计划将迈入婚姻的殿堂。他的未婚妻是一名护士,两人在15年前的一次治疗中相遇。

        “我的疾病首次能有治愈的希望,”布莱恩说:“我感到又紧张又兴奋。”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