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基层麻醉医生缺口正在制约分级诊疗

作者:储白珊、蔡强文 来源:东南网 日期:2017-12-03
导读

         如果把一台手术比作大海中航行的巨轮,那麻醉医生就好比保驾护航的舵手,让巨轮安全平稳驶向彼岸。

关键字:  基层 |  | 麻醉医生 |  |  

        如果把一台手术比作大海中航行的巨轮,那麻醉医生就好比保驾护航的舵手,让巨轮安全平稳驶向彼岸。

        他们是无影灯下的生命保护神,却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隐形医生”。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麻醉从业人员仅为8.5万,每万人仅拥有麻醉医生0.5人,远低于美国的2.2/万和欧洲的2.9/万,全国麻醉从业人员缺口数高达30万。

        在福建省,麻醉从业人员少、工作任务重、强度大的问题由来已久。随着老龄患者的增加和人们对舒适化医疗需求的增加,供需间的矛盾进一步加剧,各级医院的麻醉工作面临新的困局和挑战。

        麻醉医生在手术间内的工作时间,往往比外科医生更长。图为省立医院一个手术间内,麻醉医生正在监护患者的生命体征。

        “遇到年纪大的病人,心就会抖一下”

        在省内任何一家三甲医院,一个手术间一天平均要完成4至5台手术。假设每台手术平均耗时2个小时,再加上麻醉准备和苏醒时间,那么这个手术间的开放时间便至少在10个小时。

        很多人都知道,这四五台手术通常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外科医生团队完成,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四至五台手术的麻醉通常由一组麻醉医生负责。

        采访当日上午11点,福建省立医院住院部3号楼的一个手术间内,一台肝胆手术正在进行。62岁的男患者闭着双眼静静躺着,各项生命指征显示在其头顶周边的几台仪器上:血压106/50mmHg、心率55次/分、呼气末二氧化碳42mmHg……在有节奏的“滴滴”声中,麻醉科高年主治医师郑春英全神贯注地盯着各项数据。

        “这是今天的第二台手术。”郑春英介绍道,“今天这里一共有5台肝胆手术,平均每台约2个小时。”

        也就是说,加上晨会和每台手术之间的过渡时间,郑春英在这个“闷罐子”式的手术间里,要呆上至少12个小时。

        然而这不是她的焦虑。“如果今天手术病人年纪都很大,那我就焦虑了。”她说。

        受访的麻醉医生中,不少表示:“遇到年纪大的病人,心就会抖一下”。对此,省立医院副院长、麻醉科主任的郑晓春解释道:“这是因为老年患者器官功能衰退、药物代谢能力差,麻醉药物的所需剂量比青年人要少,而老年患者多伴有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及血管硬化等疾病,因此对麻醉和手术的耐受能力也相应降低,在麻醉的过程中容易发生意外,麻醉医师更需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然而,疲劳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如果危重病人多了,麻醉医师必然会体力透支从而造成过度劳累,这是当前的一个困局。”

        “就省立医院而言,目前共有96位麻醉医师,承担着本部和金山医院4个手术室的52个手术间、门诊、介入室、超声室等场地的麻醉工作,像郑春英这样连续奋战超过10小时的麻醉医师比比皆是。如果遇到耗时特别长的手术,我们会安排同事来替换。但是相比于手术量,我们的人手实在太缺了,每个人的工作强度、工作压力太大了。”郑晓春坦言道。

        手术室外麻醉工作量已占到一半

        还有一个情况,比老龄患者更让麻醉医生担忧,那就是患者对舒适化医疗需求的激增。

        舒适化医疗,是以麻醉科为主导,有效缓解患者在就医过程中的恐惧和痛苦,为患者提供医疗全过程的安全、舒适、无痛化服务。采访当日,省消化内镜中心和福州总医院消化内镜中心门口都挤满了等待做无痛胃肠镜的就医者。在复苏室内,一位刚从麻醉中苏醒的肠镜检查患者就告诉记者:“现在我身体没有任何不舒服。检查时我完全睡着了,一觉醒来后检查就做完了。”

        “人们越来越不愿意忍受在恐惧、恶心、疼痛、甚至呼吸困难的情况下接受胃肠镜、支气管镜这样的检查和治疗。我们从不断增加的无痛人流、无痛胃肠镜检查和分娩镇痛乃至美容手术的数量上可以看到麻醉科正在成为舒适化医疗的主导学科。”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常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总医院麻醉科陈国忠主任说。

        “过去麻醉科只和外科发生交集,现在我们的脚步几乎延伸至全院科室,在我们医院,手术室外的麻醉工作量已占到全院麻醉工作量的一半,舒适化医疗必将是今后医疗服务的发展方向。”他这样描述近年来麻醉工作的新变化,“快速发展的麻醉学科平台使过去一些不能做、不敢做的高龄、危重病人手术得以顺利进行;麻醉学科走出手术室,发展为围术期医学科是大势所趋。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已制定了学科的发展愿景:做推动‘舒适化医疗’发展的主导学科;保障全行业医疗安全的关键学科;提高医院工作效率的枢纽学科;协调各科关系的中心学科;为社会和广大人民群众所熟知和认可的重点学科。”

        【记者手记】基层麻醉医生缺口正在制约分级诊疗

        麻醉圈内流传着一桩美谈:在全美高薪职业排行榜上,麻醉医生收入总是名列前茅。为此,美国举办了一场电视辩论,讨论麻醉医生是否值得拿这么多钱。出席辩论的一位麻醉科医生说了一句名言:“其实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他紧接着说:“我拿的薪水,不过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不要让他(她)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也没关系,我打完针走便是了。”

        在大城市,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麻醉医生的重要性。然,时至今日,在广大的基层医院,人们对麻醉医生乃至麻醉学科的重视程度仍远远不够。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二医院麻醉科主任肖义荣的话颇具代表性:“我们待手术的老年病人数和人们对舒适化医疗的需求和大医院一样正在快速增加,可我们的麻醉医生从人才到人数,都远不能和大医院相提并论,而且,我们的麻醉设备短缺,困难气道问题突出,麻醉医生正规化培训不足,知识更新速度偏慢。这些问题不仅制约基层医疗水平的发展,同时也影响着人民群众就医体验。”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明年我国将出台麻醉医师人才支持相关文件。当前,福建省正在加快推进医疗卫生事业发展,重点做好紧缺学科床位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建设,麻醉医生困局必将破解。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