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全国政协委员建议:本科开设麻醉学,加大麻醉医生培养!

作者:布言 来源:医学界 日期:2018-03-10
导读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宇光建议,为减少产妇痛苦,应在分娩中全面采取麻醉镇痛,同时加大对麻醉科医生的培养,建议在医学院校本科阶段开设麻醉学。

关键字:  麻醉学 | 麻醉医生 |  |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黄宇光建议,为减少产妇痛苦,应在分娩中全面采取麻醉镇痛,同时加大对麻醉科医生的培养,建议在医学院校本科阶段开设麻醉学

        黄宇光委员提到,发达国家是1个麻醉大夫比3个手术大夫,而我国是1个麻醉大夫,比7到7.5个手术大夫。因此加大麻醉科医生的培养力度显得更为重要。

        此前,榆林产妇坠楼事件曾引发公众对“无痛分娩”的高度关注。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报告,2008年时,美国产妇采用分娩镇痛的比例已超60%。而据估算,中国无痛分娩的比例不到10%。

        彼时,国内最早开展无痛分娩的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专家金燕志教授就曾表示,很多公立医院到现在依然没有开展无痛分娩,最根本的原因是麻醉医生短缺。

        持有相同看法的还有原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原院长段涛。他分析,从临床数量看,麻醉科医生数量无法匹配需要做无痛分娩的产妇数量。在综合性医院,麻醉科医生主要配置给全院各科室的手术,不会专门配置给妇产科。

        麻醉医生为什么这么缺?

        重庆市人民医院中山院区麻醉手术科主任杜耘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工作:

        我们可能是全院上班最早的科室,7:50交接班,7:30就必须到院,8:00以前把病人接到手术间后,开始术前的各种准备,包括设备的监控,病人的麻醉诱导等,一切准备就绪,才通知外科医生上手术台。9:00外科医生开刀,术中我们不仅要保证手术病人安全舒适无痛的接受外科手术,还需要密切监测和维持手术病人的呼吸、心跳、血压及体温等生命体征的平稳,及时处理随时可能出现的危及生命安全的异常情况,保障手术病人各个重要器官功能的正常运行,直到手术结束和麻醉作用逐渐消失。

        另一位公立三甲医院麻醉医生透露,除了常见的临床麻醉、疼痛治疗、重症医学外,无痛分娩、无痛人流、无痛胃肠镜、无痛介入(包括检查和治疗)等手术对于麻醉医生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过去麻醉科只和外科发生交集,现在我们要与全院科室打交道,工作14个小时的情况很普遍。”

        而与超负荷的工作量相比,麻醉医生的收入却“难以启齿”。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位产妇生产用时4小时,分娩镇痛费加起来为2000多元,医生大概可以分到60元。“这个标准与一台阑尾手术差不多,但阑尾手术用时仅需45分钟,无痛人流更快,只需15分钟。”

        “这对医生来讲是不合算的,谁愿意去做呢?”段涛就曾质疑这种不合理的收费标准。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麻醉科主任于布为教授曾对《医学界》表示:“麻醉医生鲜有灰色收入,又比较辛苦,好的医学院毕业生不愿意当麻醉医生。”

        因为麻醉医生在手术中要随时监测患者情况,长期保持神经的高度紧张,所以很多麻醉医生都患有高血压、胃溃疡、失眠、神经衰弱等“职业病”。

        《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中提到,麻醉医师的心理耗竭水平高于医师平均水平。更可怕的是,麻醉科还是猝死的高发科室。2017年以来,在公开报道中已有5位麻醉医生猝死,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年龄甚至在30岁以下。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医院不重视麻醉科医生,也造成了麻醉医生的短缺。过去不少医院把麻醉科定义为服务外科手术的临床辅助科室,麻醉医生也常常被简称为“麻醉师”和“麻师”,地位尴尬。

        此外,有专家表示,除了麻醉医生在结构上面临巨大缺口外,医院为控制医生数量、节约运行成本,以及医院编制名额受限,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医院麻醉医生的数量。

        重视麻醉医生的作用

        每年Medscape的美国医生薪酬报告都会引来国内医生的一片唏嘘和羡慕嫉妒恨,尤其是麻醉医生收入总是名列前茅。

        为此,美国曾特地举办了一场电视辩论,讨论麻醉医生是否值得拿这么多钱。出席辩论的一位麻醉科医生说了一句名言:“其实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他紧接着说:“我拿的薪水,不过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不要让他(她)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也没关系,我打完针走便是了。”(当然,美国的专业麻醉师执业,除了要接受8年的医学教育外,还需要12年以上的训练,这就是专业人才的投资和回报。)

        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第五届委员会会长、解放军总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米卫东教授曾表示,大部分住院病人都跟麻醉医生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所以重视麻醉医生的工作现状,显得尤为迫切。

        摆在眼前的事实也不容我们否认,麻醉医生短缺造成的影响已经显现:基层麻醉医生缺口正在制约分级诊疗;舒适化医疗,也是是以麻醉科为主导;仁济医院麻醉科主任俞卫锋更是直接指出,“日间手术的手术室和病房都应考虑麻醉医生问题,不然短时间内出院只能是纸上谈兵。”

        2016年开始,我国开始逐步停止麻醉科招生,并将于2020年取消麻醉系。这是由于业内人士认为麻醉系降低了麻醉医生的标准,是对麻醉科的不重视。对此,不少专家曾表示过担忧:“愿意选择这个专业的人本来就不多,加上这个学科要求很高,却又很难成’名医’,因此,读临床医学专业的人鲜有人愿意去做一个麻醉医生。”

        麻醉学单独开课能否破题,目前尚未可知。但社会应该对麻醉医生予以更多的理解和认同,切实改善麻醉医生的执业状况,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来当麻醉医生。

        (本文参考央视新闻、健康时报、新京报、中国医院院长。)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