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当医学生成为一名患者……

作者:昼辞 来源:“医学生”微信号 日期:2021-03-02
导读

         学医时日虽浅,但也见过不少人患病后的世间百态,或为疾病预后忧愁,或焦急催促快些治好疾病,或是过度紧张,惴惴不安……

关键字:  医生 

        学医时日虽浅,但也见过不少人患病后的世间百态,或为疾病预后忧愁,或焦急催促快些治好疾病,或是过度紧张,惴惴不安……

        起初我还只是旁观者心态,直到自己有一天从医者变成了一个普通患者,那忧愁和焦虑也如潮水般地涌来,我才知道被疾病包裹的恐惧有多可怕,也让我对患者的情绪产生了更深层次的共情。

        大三的秋季一开学,我终于下定决心去考驾照。报好驾校之后,我一有空就去练车。南方城市的秋天和夏天相比也并不逊色,我近视比较深,框架眼镜常常在汗水满布的鼻梁上滑下。

        为了方便训练,我戴上了隐形眼镜,果然感觉轻松多了。在快要考科目二的前一周,我开始感觉眼睛酸疼,甚至有几次一眨眼就感觉眼前蒙上一层雾一样,轻轻揉揉眼睛又恢复清晰的视野。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可是回到宿舍摘下隐形眼镜,眼镜离开眼球的那一刹那,眼球酸得我睁不开眼,泪水不住地流,照照镜子发现眼睛出现了红血丝。我吓得不敢戴了,但我偶尔还是感觉眼睛干涩,眼睛里好像有异物,但因为不想耽误考试还是没有就医。

        我原以为自己已经练习的很好了,但科目二还是挂了。原因是倒车入库的时候我突然感觉眼睛里有东西,怎么眨眼都缓解不了,雾蒙蒙的眼前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忍不住伸手去揉。就这样一连失误两次,铩羽而归。

        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最近总感觉眼睛里有东西,但因为我以前经常有睫毛掉入眼睛里,所以这次我以为也是如此。

        我对着镜子扒着眼皮东找找,西看看并没有看到睫毛,但是又确确实实感觉有刺刺的东西刮着我的眼球啊。

        我又急又气,想到诊断课上学的检查沙眼的手法,翻出上眼睑,密密麻麻的凸起的滤泡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我脑海里飘出了一大堆眼科疾病名词:沙眼?结膜炎?青光眼?,以为自己下一秒就要失明了。突然眼睛一阵酸痛袭来,让我无法睁眼,这时才想起赶紧打电话让朋友陪我去学校的附属医院看病。

        接诊的眼科医生很温和,她看我们背着书包便问我们是不是在附近上学,我们表示自己就是xx医学院的学生,她更添了几分耐心和亲近。

        她笑了笑,对我说:“既然你是我们学校的同学,诊断学上过了吧,自己把不舒服的症状描述清楚给我听吧。”

        我以为在知乎上看到医学生去看病还要被提问的段子是假的,没想到成真了,我又好笑又急切地想治好眼睛,于是把最近眼睛的症状都和医生详细说明了。

        此刻,我的眼睛虽然不酸了,但是总有异物感,睁不开眼,老师听完心里大约已有盘算,拿出一支棉签,翻起我的眼睑,把一根倒睫取出。

        我顿时觉得眼睛舒服多了,她又检查了我的眼睑,大吃一惊,责备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就医,初步判断是结膜炎,密集的滤泡已经几乎占满了眼睑。听到这我也吓坏了,忙问我是不是要瞎了。老师无奈地笑道:“还没,不过再不治就快了。”

        紧接着老师开一堆检查单子,让我去隔壁眼科检查室检查,我第一次看眼科,除了视力检查表之外其他器械我都没见过。

        不知道怎么检查心里就莫名有点害怕,给我检查的小姐姐很温柔,但是当我的眼睑拍照出来之后,她也皱了皱眉,问我怎么拖到这么严重才来。然后把电脑屏幕转向我,边指给我看边对我说:“来,小同学你看看的眼睑,一点血管都看不见了,全是密集的滤泡,这里都是。”看着屏幕上如此典型的慢性结膜炎的眼睑图片竟然就是自己的,和看课件上的图片真是完全不同啊。

        回到诊室,老师早已看过眼部检查结果了,问我平时戴隐形眼镜一般多久?有没有按时更换新的眼镜?

        我这才想起最近太迷糊了,隐形眼镜已经开封很久过期了,我尴尬地说自己以后会注意眼部卫生的,并且急切地表示自己不久之后还有期中考试,能不能快点治好这结膜炎。

        医生老师开了三种眼药水和一支眼药膏让我分次滴眼,并嘱咐我一周后复查。我如释重负,遵医嘱治疗了一周后就基本康复了,只是看到还没用完的几片隐形眼镜还是心有余悸。

        后来,我偶然间读到一本书,叫作《当医生成为病人》,讲述了一位以研究乳腺癌为毕生追求的专家却亲历身患乳腺癌的痛苦。

        命运的捉弄,突然雪崩的生活,让这位医生突然转变身份变成一名普通患者。

        她也会惴惴不安,患得患失,甚至因为作为医者更了解这种疾病,所以对治疗更纠结,对疾病预后更忐忑。

        这是美国乳腺癌专家帕梅拉·蒙斯特根据自身抗击乳腺癌的真实经历所着。所幸在科学的治疗和亲友的支持下,帕梅拉切除乳房,恢复了健康。

        这段经历让她能够站在医生和病人两个角度去认识疾病,把自己的心路历程记录下来,也让同为医者的我们感触良多。

        疾病本身就是公平的,公平地对待每一个病人,不论你是杏林圣手,还是普通患者,它对所有人都公平散播滋长不安和恐惧。

        帕梅拉的患者对她说说:“我的病可能比你的更严重,但并不意味着你没有资格感到痛苦。”于我而言,那次的生病经历,虽然只是结膜炎,但我也难免会彷徨失措,可那样才愈加真实,也让我在之后的临床实习中更能对患者急于病愈的焦急、对生病时的渴望帮助感同身受。

        作为医生、医学生,当我们的社会经历越来越丰富,一定是有利于增强我们的同理心和共情能力的。

        或许,在诊疗过程中我们能更多体谅到病人不可言说的苦衷;体谅他们希望痊愈的迫切,可能为了学习、为了生计;体谅到他们患病后的忧郁情绪和社会关系的重构。

        在与疾病斗争的持久战中,医患永远站在一起。回望历史,基于救助同伴的本能让医学诞生,人类的同理心也在灿若星河的文明中逐渐凸显,从针砭放血,到止血麻醉,我们从蛮荒医学到文明医学,从同情到共情,这就是进步的印迹。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