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2015搞笑诺贝尔生理学与昆虫学奖】被蜜蜂蛰哪比较疼?

作者:环球科技观光团 来源:果壳网 日期:2015-09-18
导读

         2015搞笑诺贝尔奖的抖M学奖,噢不,是生理学及昆虫学奖,颁给了美国昆虫学家贾斯丁施密特(Justin O. Schmidt)和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施密特创造了施密特刺痛指数,用于衡量人被不同昆虫蛰伤的疼痛程度。史密斯则让蜜蜂蛰了自己身体的25个不同部分,以找出被蛰了最疼和最不疼的区域。 施密特刺痛指数:被昆虫叮咬有多疼? 作为研究蜇人昆虫的著名专家,施密特会花很多时间去

               更多颁奖内容请浏览:2015搞笑诺贝奖主题    

       2015搞笑诺贝尔奖的“抖M学奖”,噢不,是“生理学昆虫学奖”,颁给了美国昆虫学家贾斯丁·施密特(Justin O. Schmidt)和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施密特创造了“施密特刺痛指数”,用于衡量人被不同昆虫伤的痛程度。史密斯则让蜜蜂蛰了自己身体的25个不同部分,以找出被蛰了最疼和最不疼的区域。

        施密特刺痛指数:被昆虫叮咬有多疼?

        作为研究蜇人昆虫的著名专家,施密特会花很多时间去抓虫子——上得山多终遇虎,逮多了昆虫,也难免会发生意外。例如有一次在哥斯达黎加的一个峡谷中,施密特试图将绳子挂树上然后玩速降,结果刚一抱住树,他就被黄蜂攻击了,连眼睛都被它们的毒液喷到。而经历此等悲剧之后,他做了一个科学家会做的事情——记下黄蜂造成的疼痛程度。

        最早在1984年,施密特就开始利用其记录下的疼痛指数来衡量被毒虫蛰伤之后的疼痛相关生理反应。在他1988年、1990年的论文中,施密特继续将这个指数发扬光大——那时,这个指数已涵盖了41个属的78个物种,而且指数的评估全部基于他自己以及合作者真实的经历。

        施密特刺痛指数共有以下5个级别,以0-4分作为衡量:

        0级

        几乎难以察觉,毒刺不会刺穿皮肤。

        1级

        隧蜂或是火蚁造成的疼痛,人们很难意识到。被隧蜂叮起来感觉“轻微、短暂、几乎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就像一星微小的火花,点燃了你手臂上的一根汗毛”。

隧蜂(Halictus),图片来源:wikipedia

        2级

        蜜蜂蛰伤,这是“刺痛”的底线。不过,施密特也指出蛰伤造成的疼痛,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你哪被蛰了,以及蛰你的虫子注入了多少毒液。出于这个原因,他把蜜蜂的刺痛指数定为0-2。

        3级

        到了这一级就比较糟糕了。以红收获蚁(Pogonomyrmex barbatus)造成的蛰伤为代表。这种疼痛的时间还很长,一般来说要持续4到8个小时。

        红收获蚁(Pogonomyrmex barbatus),图片来源:wikipedia

        4级

        最高程度的疼痛,要多痛有多痛。施密特所知能达到4级的生物只有三类:胡蜂科昆虫(Synoeca septentrionalis)及其同属生物;子弹蚁(Paraponera clavata);以及各种食蛛鹰蜂(Tarantula hawk)们。

提斯贝蛛蜂(Pepsis thisbe),图片来源:bugguide.net

        食蛛鹰蜂泛指蛛蜂科(Pompilidae)下的蛛蜂属(Pepsis)和半蛛蜂属(Hemipepsis)的物种,这些家伙能用超大号的蜘蛛喂养自己的小孩,可见其彪悍。它们造成的疼痛“就像有人把通着电的吹风机扔进了你正在洗泡泡浴的浴缸中”,要比子弹蚁咬的痛来得更猛,好在不太持久,2到5分钟之后就会减退。而子弹蚁“纯粹、强烈的剧痛,如焰火划过夜空”,则能够满血满魔地持续1到4个小时,并且在半天之后还有感觉。

子弹蚁(Paraponera clavata),图片来源:wikimedia

        尽管施密特指数受主观因素及数据过少的限制而不能太当真,但施密特依然毫无疑问是世上最有资格对这些疼痛差异做仔细点评的人了。

        不过,即便是这个被150多种不同物种蛰伤过的男人,在搞笑诺奖颁奖礼上讲话超时了,也依然逃不开甜普小姐的催促。

        施密特在搞笑诺奖现场。图片来源:youtube.com

        被蜜蜂蛰哪最疼?

        即便是饱经风霜如施密特,也还是没有具体说明不同身体部位被叮咬,疼痛感觉会如何不同。

        于是一个勇(dàn)敢(téng)的年轻人亲身用蜜蜂做了试验。

        这个人就是这届搞笑诺奖生理学及昆虫学奖的第二位得奖者,在康奈尔大学研究蜜蜂行为与进化的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

        事情的起因要从一只蜜蜂飞进他的短裤,并在他的睾丸上叮了一下开始。“令我惊讶的是,叮在睾丸上居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他不禁开始思考:人身上哪儿被蜜蜂叮了最疼呢?

        一段作死的旅程就此开始。

        他开始“轻松地用镊子”夹住蜜蜂的翅膀,把它们放在身体特定的部位上停留一分钟后再把它们移走。他每天让自己被蛰5次,通常是上午9点到10点之间,而且在试验开始和结束时他会分别进行一次“测试叮咬”,也就是让蜜蜂叮咬自己的额头,用来进行评分校准。疼痛程度用1到10分进行评价。

        在为期38天的试验中,史密斯总共试验了身体上25个不同的部位,每个部位叮咬3次。他发现,所有叮咬都会引发痛感,其中疼痛最轻微的部位是头顶、大臂以及中脚趾前端(平均得分2.3)。“叮在头顶上感觉就像是一颗鸡蛋碾压过头顶。刚开始能感到疼,但是很快就不疼了。”

        史密斯亲身经历打造的“被蜜蜂蛰疼痛地图”。疼痛评分从1到10。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最疼的部位分别是阴茎(7.3)、上嘴唇(8.7)和鼻孔(9.0)。史密斯表示:“就像是脉冲电击。特别是鼻子,你的身体会有很大反应。你会打喷嚏、气喘、流好多鼻涕。鼻子上被叮一下,整个身体都有反应。”他说,如果有得选,你还是宁愿生殖器被叮而不是鼻子。

        在史密斯最初的设想中,被叮部位还包括眼睛,他导师觉得这样做可能会让他失明,所以他才没这么干……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据都是十分主观的,而且整个试验只有一位被试。史密斯认为,如果有其他人做这个试验,他们觉得最疼的部位可能就不一样。而且,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重复这项试验意义不大。”他说。

        或许是因为史密斯的经历太可怜(当然,更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帅),在他演讲超时之后,历届的甜普小姐们一同上台把他赶走了。

        史密斯在搞笑诺奖现场。图片来源:youtube.com

        史密斯小哥一脸无辜地对她们说:“甜普小姐们,我可是为了你们而让自己被叮了呀!”

     

        参考文献

        Schmidt, Justin O., Murray S. Blum, and William L. Overal. "Hemolytic activities of stinging insect venoms."Archives of Insect Biochemistry and Physiology1.2 (1983): 155-160.

        Smith, Michael L. "Honey bee sting pain index by body location."PeerJ2 (2014): e338.

        文章题图:youtube.com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