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人文

致敬中国医师节!662次生死救援,他和AI一起挽救抑郁症自杀者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医师节 日期:2019-08-24
导读

         “那一天,我独自坐在江边想寻短见,20多个人给我发来消息,关心我的生死。我非常感动,在江边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回来了。”一名抑郁症患者给黄智生发来消息,感谢“树洞救援团”的温暖给他勇气活下去。

关键字:  中国医师节 |  |  |  

        “那一天,我独自坐在江边想寻短见,20多个人给我发来消息,关心我的生死。我非常感动,在江边哭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回来了。”一名抑郁症患者给黄智生发来消息,感谢“树洞救援团”的温暖给他勇气活下去。

        作为树洞救援行动发起人,黄智生已记不清多少次收到患者的感谢信。

        “我看到了他们的痛苦和绝望。”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终身教授、首都医科大学教授黄智生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近些年,他尝试用人工智能技术找到有自杀念头的抑郁症患者,并成立了“树洞救援团”。截至今年8月初,“树洞救援团”给1436名有自杀倾向的人发出了“关心信息”,有效阻止了662人自杀。

        深受抑郁症困扰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而黄智生则以AI技术为棒,驱逐抑郁者心头的“黑狗”。

        用机器人在“树洞”里找人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2012年,一个南京女孩因抑郁症自杀身亡,她通过“皮皮时光机”发出的这条微博成了很多人的“树洞”。夜深人静时,他们来这里吐露内心的悲伤——“好累”“感觉不到被这个世界需要”“想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躺在草原上,与世界告别”……如今,这条微博留言已有数十万条。

        2018年3月,黄智生在网上读到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发现“树洞”里藏着大量抑郁人群。为了照见在暗夜行走的抑郁症患者,黄智生开发了一款“树洞机器人”,它能巡视“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大型“树洞”,并自动筛出具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群。从001号发展到004号,“树洞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提升到了82%。

        黄智生拟定了一个自杀风险分级标准,从0级到10级,级别越高,自杀风险越高。“达到6级以上,机器人会预警,我们才去干涉。”黄智生说。

        每晚10点,机器人形成的预警通报推送给黄智生,收到通报后黄智生会立即组织救援者。“每天能发现大概10个有自杀倾向的人,但我们只能救两三个人。因为缺人,救不过来。”他说。

        黄智生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自2008年以来,他所在的团队开始与中国团队就语义技术开展科研合作。随着研究深入,黄智生逐渐把目光投向了抑郁症患者。在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合作中,黄智生萌生了用人工智能技术发现有抑郁倾向人群的想法。

        很多人不理解黄智生,“你其实可以做更热的研究,发更好的论文,甚至挣更多的钱。”但黄智生说:“看到想要自杀的人,如果不去救,内心会很痛苦。”

        004号“树洞机器人”准确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但我暂时还没有升级机器人的想法。技术上有价值的东西,未必对社会效益很大。”对黄智生来说,与其一味地追求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不如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拯救已发现的轻生者。

        关爱和重视比技术更重要

        山东女孩小吴因感情受挫引发抑郁症,2018年4月底她发微博说要在五一期间烧炭自杀。正在筹备“树洞救援团”的黄智生得知消息后,非常焦急。他马上成立了救援小组,展开了第一次救援行动。

        经过一夜搜寻,志愿者们找到了小吴的联系方式。在安抚小吴情绪的同时,志愿者每周给小吴送鲜花,陪她聊天,倾听她的烦恼。一段时间后,志愿者团队以为小吴好转并且放弃自杀念头时,却得知噩耗——2018年6月17日,小吴在微博上留下一句“Bye Bye”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次救援行动只让小吴多活了47天,这成了黄智生心头抹不去的悲伤回忆。“她用生命告诉我,救人绝非易事。我们觉得,她背后还有很多没有讲出来的故事。”他说。

        深受抑郁症困扰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曾说:“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而黄智生则以AI技术为棒,驱逐抑郁者心头的“黑狗”。

        用机器人在“树洞”里找人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2012年,一个南京女孩因抑郁症自杀身亡,她通过“皮皮时光机”发出的这条微博成了很多人的“树洞”。夜深人静时,他们来这里吐露内心的悲伤——“好累”“感觉不到被这个世界需要”“想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躺在草原上,与世界告别”……如今,这条微博留言已有数十万条。

        2018年3月,黄智生在网上读到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发现“树洞”里藏着大量抑郁人群。为了照见在暗夜行走的抑郁症患者,黄智生开发了一款“树洞机器人”,它能巡视“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大型“树洞”,并自动筛出具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群。从001号发展到004号,“树洞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提升到了82%。

        黄智生拟定了一个自杀风险分级标准,从0级到10级,级别越高,自杀风险越高。“达到6级以上,机器人会预警,我们才去干涉。”黄智生说。

        每晚10点,机器人形成的预警通报推送给黄智生,收到通报后黄智生会立即组织救援者。“每天能发现大概10个有自杀倾向的人,但我们只能救两三个人。因为缺人,救不过来。”他说。

        黄智生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自2008年以来,他所在的团队开始与中国团队就语义技术开展科研合作。随着研究深入,黄智生逐渐把目光投向了抑郁症患者。在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合作中,黄智生萌生了用人工智能技术发现有抑郁倾向人群的想法。

        很多人不理解黄智生,“你其实可以做更热的研究,发更好的论文,甚至挣更多的钱。”但黄智生说:“看到想要自杀的人,如果不去救,内心会很痛苦。”

        004号“树洞机器人”准确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但我暂时还没有升级机器人的想法。技术上有价值的东西,未必对社会效益很大。”对黄智生来说,与其一味地追求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不如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拯救已发现的轻生者。

        关爱和重视比技术更重要

        山东女孩小吴因感情受挫引发抑郁症,2018年4月底她发微博说要在五一期间烧炭自杀。正在筹备“树洞救援团”的黄智生得知消息后,非常焦急。他马上成立了救援小组,展开了第一次救援行动。

        经过一夜搜寻,志愿者们找到了小吴的联系方式。在安抚小吴情绪的同时,志愿者每周给小吴送鲜花,陪她聊天,倾听她的烦恼。一段时间后,志愿者团队以为小吴好转并且放弃自杀念头时,却得知噩耗——2018年6月17日,小吴在微博上留下一句“Bye Bye”就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次救援行动只让小吴多活了47天,这成了黄智生心头抹不去的悲伤回忆。“她用生命告诉我,救人绝非易事。我们觉得,她背后还有很多没有讲出来的故事。”他说。

        不少人邀请黄智生开班授课,甚至有一家线上医院找上门来,希望通过AI技术在网上向抑郁症患者推销药物和心理咨询服务。黄智生拒绝了:“抑郁症患者本来就已经很困难了,不能干这种事。”

        在黄智生看来,除了理解和尊重,抑郁症患者最需要家人的关心和陪伴。“很多抑郁症患者背后都有一个病态的家庭,由于缺乏关爱,他们认为自己不配、不值得活在世上。”

        “请保持自己内心深处的光,因为你不知道会有谁借此走出黑暗。”采访即将结束时,黄智生呼吁更多人加入“树洞救援团”。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